您好! 请登录 注册
图片展示
搜索
搜索
图片展示

豪门恩怨,“老杨明远”创始人状告女儿

发表时间: 2019-08-02 07:54:21

作 者: 记者 杨昱 实习生 关茗予

来源: 三湘都市报

关注: 9012

疾病缠身生活陷困境,索要女儿每月不少于1.6万元的赡养费 被告未出庭,法院择日宣判

老杨明远眼镜创始人周捷三接受媒体采访。(视频截图)


 “父亲与子女打官司,不论结果怎样,内心都是很难过的。这也是被逼无奈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8月1日,一件家事纠纷在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,令人唏嘘的是,曾经的风云人物——老杨明远眼镜店原董事长周捷三,将自己的女儿周艺起诉至法庭,索要每月不少于1.6万元的赡养费,并诉求收回曾经赠予给女儿的一处房产。

    

由于周艺生病无法到庭应诉,其委托律师谭煌表示,周艺并没有拒绝赡养父亲,只是赡养费要得太高,让她无力承担。“即便周老的行为是引起家庭矛盾的根源,周艺在母亲去世后仍经常探望他,只是得知被父亲告了,所以近两个月才没有去看望父亲。”

 

记者 杨昱   实习生 关茗予

    

“你们住豪宅、开豪车,而我一无所有,独居一人,衣食无源。你们多年来对我的起居不闻不问,更不用说帮我这个不能自理的残疾老人穿一次袜子了。”

    

——在周捷三曾发给大女儿、大儿子的律师函上,写明了诉讼的理由。周捷三说,从发出律师函到现在,大女儿和大儿子都没答复他。他把女儿周艺告上法庭,并请求法院收回他曾赠予周艺的一套房产。

    

表气愤

   

 “瞒着我这个一家之长,女儿让她妈妈写了份遗嘱”

    

周捷三是湖南省老杨明远眼镜有限公司的原董事长,今年79岁。作为中华老字号,“老杨明远”眼镜品牌在湖南颇为有名。目前,该公司由周捷三的大儿子管理。

    

“我一个月吃药要花3000多,还得请24小时陪护,得给自己留点后路。”周捷三说,自己严重残疾,生活不能自理,连大便和洗澡都得陪护人帮助。要钱治病养老是一个方面,让周捷三坚定起诉之心的却是大女儿对自己的态度。周捷三说,“我去年就多次提出要求,要儿女对我进行赡养,只有小儿子周谢凯愿每月提供4000元的赡养费。” 

    

周捷三的大女儿周艺和大儿子周术是周捷三和原配张某所生。1991年,周捷三和张某离婚,与第二任妻子谢某结婚,生下小儿子周谢凯。而2009年,周捷三又在感情并未破裂的情况下与谢某离婚,并与生病需要照顾的张某复婚。

    

周捷三告诉记者,发妻张某患有抑郁症。2018年初,她服下50片安眠药企图自杀,周捷三发现后,叫来小儿子将其送往医院。2018年6月30日,周艺和周术将母亲从医院接出。当日凌晨2点,张某跳楼自尽。

    

“妻子跳楼自杀后,他们就不来看我了。直到今年初,周艺请我去吃饭,我以为她是要改善关系,没想到她当面对我说‘我妈是你逼死的’,当时我气得吃不下饭。事后还四处宣扬。”周捷三说,跟自己的第一任妻子复婚9年间,曾带她到澳大利亚、东欧六国、莫斯科等地旅游,尽能力给她最好的。“她吃了50片安眠药自杀,好在我及时抢救,才救了她的命。周艺把她接回家,也不告诉我,她得让人24小时看护,结果她当晚就跳楼自杀。如果我真要逼死她,在她第一次自杀时,又为何要着急去救。”

    

让周捷三最气愤的,还是妻子张某的遗嘱,以及女儿的“抄家”。“我妻子张某是个善良的人,在她患病期间,女儿把她接回了家,一群人围着她,让她写了份遗嘱,瞒着我这个一家之长!”周捷三说,他与张某复婚后,经济上各自独立,“张某死后,女儿没说任何情面上的话,直接跟我谈财产分配的事。我说没遗嘱就走法律途径,结果第二天她拿出了一份张某写的遗嘱,说是本不想让我看的。看到是她的笔迹,我最终还是签了字。可没几天,女儿就趁我不在,带人拿走了她母亲的死亡证、户口本等证件、财物。”

    

导火索

    

变卖所有财产为第二任妻子填补亏空

    

张某的突然离世,让大女儿、大儿子与周捷三之间的关系愈发生分。对此,周艺的委托律师认为,周捷三对家庭极不负责任,对妻儿无情冷漠,这才导致张某不堪其精神折磨跳楼自杀的。“随便去问他的兄弟姐妹、朋友、商会,都清楚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

记者联系到周捷三的同事刘赞澄。他向记者透露,周捷三的儿女不可能对他坐视不管,他的妻子张某人很仁慈,但比较内向,遇事埋在心里,也深爱着周捷三。早年由于多次撞见丈夫与年轻异性交往过密,让她经常寝食不安,慢慢患上了抑郁症,“她有时晚上怕得睡不着觉,她的儿子抱着她睡了一夜,这才睡着的。”

    

真正让这个家庭发生地震的,还是与周捷三第二任妻子谢某有关。2018年,谢某在海南岛投资开发出现亏损,欠下了2800多万元的债务,急得跳楼,被人及时拉了回来。“我的小儿子当时才21岁,没有母亲会很可怜,所以我变卖自己所有财产,去填补了她的亏空。其实,我和谢某离婚,并没有实质的感情裂痕,而是看到第一任妻子张某身患重疾,又遇上了几段不幸的婚姻,这才去与之复合并照顾她的。”周捷三说。

    

在法庭上,周捷三表示,自己与第一任妻子张某离婚,是净身出户。之后与第二任妻子谢某共同打拼,生活开始富足,从没要过儿女一个铜板。至于填补的2800万元的资金来源,是他和谢某两人共同拥有的店铺,周捷三也只是将自己的那一部分财产拿去填坑。

    

为了平复大女儿和大儿子的情绪,周捷三还选择了退出公司的管理,将公司大部分股份交给了大儿子,并对相关资产进行了分割。

    

结果

    

原告不同意调解

    

法院将择日进行宣判

    

“现在我是真的一无所有,我现在所居住的房子,房屋产权虽是周艺的,但每月按揭是我支付的,这属于我的赠予财产。她如此对待我,我请求收回相关赠予。”周捷三认为,女儿周艺有四套房产,其中两套是他出资的,自己拿回一套来养老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

对于周捷三的说法,周艺的委托律师谭煌无法认同。她认为,周艺与开发商签订了购房合同、履行合同,并据此完成了房屋所有权登记,就当然合法取得了房屋所有权。赠予的前提是赠予人对所赠之物拥有所有权,周捷三对诉争房产没有所有权,故不存在赠予房产的行为。

    

同时,谭煌也认为周捷三提出的不少于1.6万元的赡养费不合情理。“周老对已经22周岁的小儿子区别对待,仅要求其承担3000至4000元的赡养费,却要求周艺和周术支付每月不少于1.6万元的费用,这不合理。周艺作为行政事业单位公职人员,收入约5000元/月,还需每月还贷,其经济情况明显不足以满足高额赡养费要求。”

    

因周捷三不同意法庭组织调解,法院将择期宣判。










不   仅   仅   是   一   张   报   纸

湖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10011883号    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湘B2-20080017
ICP备案号:湘ICP备10011883号-24              Copyright @ 2014 三湘都市报 All Rights Reserved